邹市明:职业拳击,我很享受这件事_体育_生活频道首页_财经网 - CAIJING.COM.CN
当前位置:生活频道首页 > 体育 >
个股查询:
 

邹市明:职业拳击,我很享受这件事

本文来源于新京报 2014-09-01 09:43:00 我要评论(0
字号:
邹市明曾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夺得男子48公斤级拳击比赛冠军,2013年1月23日,他宣布走出体制,进入职业拳坛,拉开了由业余拳击手向职业拳击手转型的序幕

2014年8月27日,上海,邹市明在拍摄宣传照片,跳出体制,走进职业拳坛,为他的人生敞开了一扇新的门。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

  ■ 人物简介

邹市明 33岁,曾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夺得男子48公斤级拳击比赛冠军,2013年1月23日,他宣布走出体制,进入职业拳坛,拉开了由业余拳击手向职业拳击手转型的序幕。

一年多来,邹市明完成了五场职业比赛,获得全胜,但在赞誉的同时,外界对他技术风格的质疑也从未停止。

邹市明希望迈出的这一步,能让拳击运动在国内被更多的人所喜爱,至于成绩,“输赢又怎么样呢?”

8月26日晚7点,上海某文化中心,一场按照国际顶级标准打造的职业拳击比赛——“拳力争胜之拳力巅峰”上演。这在中国内地,还是第一次。

场馆当晚挤进了约4000名观众,最耀眼的人是邹市明,他以嘉宾身份亮相。

他站在拳台上,发型特意打理得稍显凌乱,但又棱角分明,一身黑色束腰的长款外套上,两片宽大的衣领像是蝴蝶的翅膀,反射着从头顶倾泻而下的强光。

一个月前,在几乎相同的环境里,邹市明赢下了他职业生涯的第五场比赛,拿到了WBO蝇量级国际特设金腰带。他曾拿过两届奥运会金牌,是业余拳赛公认的世界拳王。

这似乎是一种时空的延续。

去年4月6日,澳门金光综艺馆,伴随着不断变换颜色的镭射灯和嘻哈音乐,主持人近乎歇斯底里地拖着长音喊着他的名字:“ZOU--SHIMING!”

那是职业拳手邹市明的首战。集万千灯光于一身,他不是发狠地挥着拳头、故意显出职业拳手的威武。反而是张开双臂,笑着。

“我已经没有压力了。”8月26日下午,邹市明惬意地陷在酒店宴会厅的椅子里,他说很喜欢现在的状态,做个追逐梦想的人。

他把自己当做一种介质,通过自己让更多人了解拳击,喜欢这项运动。至于比赛,“我也可能会输,但那又怎样呢?我很享受职业这两个字。”

  被包装的明星

柔和的灯光聚集在赤裸的上半身,缠着护手绷带的双拳顶在胸前,尽力让眼神透出杀气,在光影的明暗对比下,邹市明身上的线条若隐若现。

8月27日下午,上海浦东一家健身俱乐部的拳击馆里,制作团队正在为邹市明拍摄宣传片和照片海报,这些画面,将用在邹市明下一阶段比赛宣传和商业推广中。

邹市明的妻子站在摄影师身旁,调动着丈夫的情绪,“再凶一点!”在把面部的表情调整到位后,摄影师开始纠正他的姿势——尽管他的右拳可能只比理想位置高了1厘米,或者下巴稍稍抬高了10度。

馆内有些凉,停留半个小时,就会不由自主地打冷颤,邹市明已经赤膊在这个温度下拍摄了4个小时。

拍摄间隙,他蹲在原地沉默,偶尔打着哈欠,揉搓已经僵硬的面部。“他太累了”,助理团队的徐先生说,换做以往,邹市明会趁这工夫和身边人聊天,或是开个玩笑。

连续几天,邹市明奔波在几个城市之间。23日,他从老家贵州赶到南京青奥会参加电视台的节目录制,和拳迷互动;24日,飞到澳门参加11月比赛的新闻发布会;26日一早,他又从澳门飞到上海参加新闻发布会,当天的新闻发布会结束,他吃晚饭的时间只有不到10分钟。

有记者提问,11月份的比赛要争夺的头衔是什么,邹市明也不知道,他甚至记不住泰国对手拗口的名字,直到经纪人李胜提醒他,邹市明才清楚,如果赢下那场比赛,他将获得对WBO蝇量级拳王的强制挑战权。

邹市明感叹,职业拳击的赛制太复杂,他有时也搞不懂。“我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,学习的过程有时比结果更重要。”

  两种拳赛

职业拳赛是一种秀,自始至终都要enjoy。7月19日晚,当邹市明披着黄金战袍出现在金光综艺馆时,也会伴随音乐摇摆身体,蹦跳着挥拳,眼神中满是挑衅。

邹市明说,职业比赛就是这样,做出的姿态不光要给观众看,也要给对手看,就想着他马上伸手过来,要把你的奖金拿走,“那你就把他给干倒吧。”

比赛的精彩程度远远超过了前四场,第五回合,当对手的眼角被打破,噬血的气氛充斥着整个场馆。

“他的表现让我非常吃惊,竟然能打得这么好。”来自英国WORDCHEETAH网站的马克·布奇在现场看完了全场比赛。而带着这种情绪的不止一个人,洛杉矶UCNLIVE网站资深拳击运动编辑史蒂文·金也说,邹市明这场比赛表现出的水准,比前四场比赛都要高。

就在几个月前,主流的评价还都是含含糊糊。在澳门,除了中国观众和媒体,外国拳手、教练或经纪人大多冷眼旁观,“邹?还不错,还不错。”

“他的改变其实很明显。”邹市明的恩师、原中国拳击队总教练张传良说,这种改变最主要体现在对比赛节奏的把握和体能的分配上,“职业拳击和奥运拳击,终究是两种比赛。”

张传良说,奥运会和世锦赛的拳击比赛,比拼的是点数,在以有效击中次数为终极目标的规则下,拳手们只要考虑如何比对手多得分;而职业拳击比赛对激烈程度的要求更高,“需要拳手出拳更重,甚至是毁灭性的攻击力,比如将对手击倒。”职业拳击的回合数更多,手套更薄,从观感上更刺激。

在张传良看来,奥运拳击的战术更复杂,有一次打世锦赛,邹市明6场比赛用了6种不同的战术,不让潜在的对手猜透,这是职业拳击赛不具备的。但职业拳击每场比赛都很独立,“为什么要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呢,杀敌二百赢得比赛才是关键。”所以职业比赛不会有所保留,观众也更爱看。

  蜕变

邹市明说自己很庆幸,最终还是离开了体制。尽管转入职业拳坛时,他已经快32岁了——这个年纪在职业拳坛,多少有些尴尬。

去年1月23日,邹市明宣布进入职业拳坛。“我胆怯过,害怕脱离在国家队被安排的生活。”他说,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更害怕会失去追逐梦想的机会,“我刚接触拳击时,就想着有一天能站上职业拳台。”

向贵州省体工大队递交辞职报告前,邹市明问妻子,如果离开体制,可能之前的荣誉都没用了,也可能失败或受伤,甚至身无分文需要卖掉房子,“她和我说,想好没有,想好了就做吧。”

邹市明至今记得,和妻子去美国拳击圣地拉斯韦加斯的那天,走出机场,甚至能听到空气中的呐喊声,“我和她像个刚到城市的孩子,看看这看看那,感觉什么都新鲜。”

短暂兴奋之后,是持续枯燥的训练。在美国,他连去超市买菜都要算计着花,“找按摩师,1小时150美元,这还不包括小费,天天按也按不起。”

“和在体制内完全不同。”邹市明说,以前,出国的机票酒店都有专人负责,衣食住行都不用管,只需要训练。

现在,邹市明要靠出场费和比赛奖金养活自己的团队,他并不觉得这是种压力。真正困难的是,将近20年的肌肉记忆需要逐渐改变,重拳的力量要更大,身体的重心要更低,移动躲闪也和以前完全两样。

“多亏她一直支持我。”邹市明说,妻子是他的精神支柱,有时甚至要承受他的负面情绪。一次训练间隙,妻子给他擦汗,被邹市明一把拨开,“你别这样,这让别人瞧不起,觉得中国拳手怎么了?”

邹市明的妻子冉莹颖说,他懂得坚持,从北京奥运会到伦敦奥运会,最后还是要去打职业拳击,他放不下,那是他一直追求的东西。

“拳击是一门艺术。”被问到拳击在自己眼中是一项什么样的运动,邹市明说,拳台就像一张画布,每名拳手都是画笔,而拳手们的血、汗与泪,就是画布上的颜色。

邹市明还不会让年幼的儿子去看职业拳赛,“对小孩子来说多少有些暴力,但这终究是一项男人的运动,就看我们如何理解,怎么看待。”

  伤痕就是勋章

“就像被圈养了很多年的人,突然放出来散养。”邹市明的经纪人、盛力世家总裁李胜说,在过去,奥运会和世锦赛对于邹市明来说就是拳击的全部,要争冠军拿金牌,而职业拳击,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、生活态度。

精致的黑色外套,让邹市明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商业明星,只是那双粗糙的大手,与他稍显瘦小的身型有些不搭。因为常年训练,指根处十个突出的关节捶打得格外突出,在灯光下看,像涂了一层釉质。

在邹市明似乎有些急迫地转型之后,体制内的光环,成了他在职业拳坛上的符号。

发布会上,他的拳击推广公司Toprank的老板鲍勃·阿鲁姆,会特意介绍,邹市明是两届奥运会的冠军;在电影《变形金刚4》的拍摄现场,当他所有的镜头拍完的一刻,导演也会做出相同的介绍,现场的明星大腕们,都会报以掌声和惊叹。

“这是好事。”国内资深拳击记者杜文杰说,邹市明拿奥运冠军的时候,影响力远远不及现在,国内很多记者甚至不知道邹市明长什么样。但当他以奥运冠军的身份进入职业拳坛后,他的影响力“哗”地释放了,“这个影响力就大了,并且也很独特,是别人做不到的。”

杜文杰说,拳击是个体项目,需要偶像,而顶着奥运冠军头衔的邹市明,恰恰符合了职业拳击在国内市场推广的偶像元素,“正是由于邹市明、熊朝忠的出现,让国内的观众、媒体开始关注职业拳击比赛。”

“我是幸运的。”邹市明说,这些年在国内的拳击运动员,很多人退役后找不到体面的工作,受了伤、落了病,只能去给别人看场子、当司机或做保镖,他不愿看见这些。

每次开动员会,体操队、跳水队都往前坐,拳击队坐在最后面,要争奖牌,这个队喊拿6块,那个队喊拿8块,轮到拳击队,“我们争取不出事”,“何止是没前途,要是再不出成绩,这个项目都要被删掉了。”邹市明说,每次看体育新闻,片头放的都是传统优势项目,“我就想,什么时候拳击也能进去。”

职业生涯的第五场比赛结束后,邹市明去电视台录节目,左脸颊还有比赛后留下的淤青,他和化妆师说,不用盖,这样挺好,这是拳击运动员的勋章。

  撬动拳击市场的杠杆

职业拳击是个名利场,拳手们用硬邦邦的拳头叩击着无尽的名声与利益。

因为涉及商业秘密,经纪公司从未公布过邹市明的出场费,但一位拳击圈的资深人士透露,邹的出场费在10万到20万美元之间,这在同级别选手中已经很高了,但对于职业拳击而言,邹市明的商业价值远不只如此。

由于职业拳击比赛的对抗程度更高,出于不只是安全层面的考虑,在国内,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完全放开。在国内资深拳击记者杜文杰眼里,目前就是一个管理不健全的状况,国家体育总局的态度是不支持、不反对、不注册,“你不报批,我不管;你报批,我也不批。”

按照邹市明的经纪人李胜的设想,26日这晚的职业比赛,最理想的场地是在上海体育馆,而最终更换地点,也是因为在上海体育馆举办类似比赛,需要国家体育总局的相关批文。

李胜说,一场职业拳击比赛的收入,依靠门票、转播权、广告赞助和授权产品,但在中国,广告赞助几乎是支撑国内职业拳击唯一的收入来源。其他基本可以忽略不计,电视版权销售?“电视台没让你给钱播比赛就已经很好了。”

8月26日这晚,邹市明出现在4000多名现场观众的面前,国内十几家电视台跟进转播。第二天,主办方工作人员说,这场比赛的平均收视率达到了2%,“甚至超过了巴西世界杯的很多场次。”

邹市明看得透彻,他说,在国内推广职业拳击,领导的一句话要比其他人出多少力都有效果。

8月15日,南京青奥会,习近平看望中国的拳击运动员后,邹市明在微博上激动地留言,这是拳击青奥会队员荣耀的一天。“中国拳击的时代会到来的。”

邹市明羡慕这些年轻队员赶上了好时候,他必须面对的现实是,自己的职业拳赛真的是打一场少一场了。

他感慨,姚明让NBA在中国火了,丁俊晖让斯诺克在中国火了,他希望能像他们一样,让拳击能被观众普遍接受,“就像孩子们看完姚明的NBA球赛,能去满大街找球场;我也希望孩子们看完拳击比赛,能去找拳击馆。”

我不愿去想我的最后一场比赛是什么样子的。结果无非两种,即使输了又怎样?没有永远的冠军,因为冠军永远会被下一个冠军打下去,但有永远的英雄,我想做自己心里的英雄。——职业拳击手邹市明

新京报记者 贾鹏 实习生 曹忆蕾 上海报道

编辑:戴玉玺

(编辑:liupingan)
关键字: 邹市明 拳击
分享到:

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)

查看更多>>
匿名评论
  • 全部评论(0条)
查看更多>>

热门文章

热点商讯

排行榜

  • 热文
  • 本周热文
  • 热图
  • 热评
  • 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