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石家庄赵县某村:定彩礼超两万按贩卖妇女论处_猎奇_生活频道首页_财经网 - CAIJING.COM.CN
当前位置:生活频道首页 > 猎奇 >
个股查询:
 

河北石家庄赵县某村:定彩礼超两万按贩卖妇女论处

本文来源于河北青年报 2018-08-02 15:02:25
字号:

近日,石家庄市赵县大安六村因一纸村规民约引来了很多人的关注。民约中对红白事分别给出了具体的操办标准,其中一条标明“彩礼超两万元按贩卖妇女或诈骗罪论处”,这份村规民约迅速被人们传到了网上,引起热议。有人点赞支持,但也有人提出质疑,这样的规定是否真的能刹住高彩礼的风气?

7月31日,记者来到该村实地探访发现,这项关于彩礼的规定受到了村民的一致拥护,但提及是否照做时,又充满了犹豫。不按风俗掏彩礼,会不会娶不到媳妇?这成了村民最担心的事情。省会文明办综合处副处长王莹表示,虽然某些地区彩礼居高不下,甚至连年攀升,但其实大多数家庭都处于一种“掏不起,但不敢不掏”的尴尬境地,移风易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“彩礼超两万按贩卖妇女论处”,石家庄一个村家家贴着这样的规定

村规民约在家家户户张贴

——事件——

一纸村规民约出台,彩礼不得超两万元

最近几天,赵县大安六村的村党支部和村委会干了一件“大事”,刚一对外公布消息就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。

原来,村里一起协商制定了一份村规民约,对红白事的操办标准,以及街道卫生、防火等事项做了规定。其中关于彩礼一项,规定不允许超过两万元,否则按照贩卖妇女或者诈骗罪论处。

除此之外,红事要求饭菜每桌不超过260元,白酒不超过30元,烟不超过10元,宴请仅限于亲戚,并且不超过20桌;礼金不超过100元,乐队不超过20人,车辆不超过12辆,本村结亲不超过8辆。白事则规定烟花爆竹不超过5箱、不穿白、不摆席、不发烟、不请戏。

村党支部书记梁华彬介绍,这份村规民约是党支部、村委会、党员代表、村民代表一起协商出来的,关于彩礼的部分规定并没有法律效力,只是村民们之间的一个互相约束。现在已经在村里挨家挨户进行了张贴,每家院门口的醒目位置贴着一张红纸,人们进进出出都可以看到。

“全村一共300多户,家家户户门口都有,而且我们还特意把纸粘得特别结实,就为了让它待的时间长一点,给大家都提个醒,改变一下村里高彩礼的风气。”梁华彬说。

“彩礼超两万按贩卖妇女论处”,石家庄一个村家家贴着这样的规定

村规民约中对红白事给出了具体的操办标准

——探访——

村里有小伙缺姑娘,彩礼过高成了负担

近年来,大安六村的彩礼连年攀升,单今年上半年就比去年下半年涨了好几万。

据村民粗略计算,目前该村有30多个适婚男青年,但是同龄段的姑娘几乎没有,有的出去上大学留在了大城市,有的外出打工,不愿意再嫁回农村。谁家出的彩礼高,可能会提高成婚的可能性,但彩礼过高已经给村民带来了极大的负担。

梁华彬介绍,大安六村属于梨乡,绝大多数村民都是以种梨为主业。前几年梨果行情好,村民们经济条件相对宽裕一点,于是彩礼也一年跟着一年增加。但最近两年梨价不高,加之今年受霜冻影响,大幅减产,一亩地的收入仅五六千元,算上各种成本,种五六亩梨的收入也就是两三万元。收入减少,但是彩礼并没有降低,这就导致有儿子的父母压力骤增。

村民梁大柱(化名)的儿子就是今年刚结的婚,彩礼加上操办婚礼的各种费用,还有为儿子翻盖楼房、买私家车,一下子掏空了家底。

对于梨农来讲,给儿子娶个媳妇,有人需要攒大半辈子钱,有的则花光了所有积蓄,甚至有村民因为拿不出高彩礼,不得不去借外债。前半辈子攒钱,后半辈子还债,所有的钱还完,也就老得干不动了。

“彩礼超两万按贩卖妇女论处”,石家庄一个村家家贴着这样的规定

村里一户刚结婚的人家

赞成的同时又担忧,村民的态度很一致

记者在大安六村进行采访时发现,提起门前张贴的村规民约,一片叫好声。但称赞完之后,提及自己儿子结婚是否会照着村规民约的标准做时,不少村民又充满了犹豫。“规定是个好规定,就怕这样做娶不到媳妇啊!”村民梁强(化名)说,他儿子结婚的时候,女方家里并没有硬说要多少彩礼,但是自己依然比照着别人家的数目给,怕给少了这媳妇娶不进门。

村民李丽(化名)表示,她儿子今年18岁,还不到结婚年龄,到结婚时掏多少彩礼,她现在还不敢说。心里特别想按照村规民约上做,但是又怕别的村不是这个习俗,到时两家谈不拢。“咱说给两万,人家女方不同意也没办法,总不能不给孩子成家吧。”李丽一直感慨,真希望村村都有这样的规定,大家都降低彩礼,这才能真正实行。单一个村去实践,谁也不敢开这个头,生怕毁了这门亲事。

很赞成、很担忧,这几乎是所有受访村民表达最多的一种态度。

村规民约张贴后,小伙主动告诉未婚妻

大安六村的村规民约是7月1日商议出来的,三四天之前才在家家户户门口张贴完毕。这纸规定究竟有什么样的效果还不好说,但是村民的大肆传播也像是在为本村做宣传。

村民梁铁林(化名)的儿子下半年要结婚,这两天和女方商议彩礼时,他的儿子将家门口张贴的村规民约拍下来发给了女方,委婉表达了一下,村子里出了新规定,但对方却回了一句,“你们村规定两万元,但我们村的习俗不一样,你们打听一下看着给吧。”

这一句看着给吧,让梁铁林有点犯愁,不敢真的只给两万。梁铁林有两个儿子,俩孩子都到了适婚年龄,这两桩婚事就像是两座大山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。

梁铁林心想,村里出了这样的规定是为了村民好,但又怕女方不能接受。于是他盘算着先迈出一小步,比照村里的一般标准再降低点,一方面减轻自己的压力,一方面响应村里的号召。

“彩礼超两万按贩卖妇女论处”,石家庄一个村家家贴着这样的规定

村委会张贴的红白事指导标准

——说法——

村干部:不求一招奏效只为了慢慢改变风气

“降低彩礼不是一下子就能办成的事儿。”村支书梁华彬知道,尽管在村规民约里使用了一种比较夸张的说法,称彩礼超过两万元将按贩卖妇女论处,但这仅仅是一种表述方式,想借此给村民敲一个警钟,并不是真的具有法律效力。

先是从村里抓起,给村民们制定一个标准,然后进行倡导,慢慢改变风气,这是梁华彬的规划。移风易俗做起来很难,需要观念的转变,这就注定了要一步一步来,急不得。

“下半年是结婚的高峰期,因此村里特意在上半年制定出了标准,给大家一个参考,逐渐引导大家降低彩礼。不奢求能一招奏效,接下来谁家孩子要结婚,村干部就先去家里给他们做工作,压一压彩礼。”梁华彬说。

降低彩礼并不是一件容易做的事,村干部不但牵头出台村规民约,还带头引领风气。村支书梁华彬的两个女儿在结婚时,只要了几千块钱的彩礼,而且还都当成嫁妆陪送出去了。村主任梁西焦的大女儿结婚时,他也没有要求彩礼的金额,而是让男方量力而行,“在我看来,两个孩子好好的,生活幸福最重要,不能让彩礼成为挡在孩子们中间的障碍。”

其实,对于大安六村来说,移风易俗的行为并不只这一次。早在几年前,该村就开始控制白事中铺张浪费的行为,效果显著,以前办个丧事要四五万元,现在一万多就可以办妥。

关于红事,酒席标准、婚礼花费等都易于操作,大家也都能接受,仅彩礼一项是比较难解决的“硬骨头”。

文明办:想法是好的但语言表达不太合适

省会文明办综合处副处长王莹表示,部分农村地区彩礼居高不下有深刻的社会原因,男多女少的比例、过度攀比的心理、古老传承的习俗,都导致高彩礼屡禁不止。移风易俗,刹住高彩礼之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在赵县,共有11个乡镇281个农村,率先张贴出村规民约限制彩礼的大安六村,比其他村庄早走一步。赵县文明办副主任王建立说,2018年4月,赵县召开了乡村文明建设的工作会议,基于此大安六村积极做出了响应。需要说明的是,大安六村制定的村规民约中关于彩礼一项的规定,说法上不太规范、准确,是否按照贩卖妇女或者诈骗罪论处,要根据国家相关法律规定,不是一纸村约就可以下定论的,但村里想要遏制高彩礼风气的想法是好的。王建立表示,真正根治高彩礼“顽疾”的办法可能还是加强乡村建设,留住年轻人,让小伙子、大姑娘这些年轻一代愿意在农村生活。

“不可否认,大安六村在移风易俗这件事情上比其他村先行一步,做得比较好,只是在表述上存在瑕疵,从乡政府层面来讲肯定不会用这样的说法,但是限制高彩礼这样的行为还是要推行下去。已经有几个乡长同我联系了,接下来我们会商议一下,联合各乡镇农村一起制定相关民约,各村一起约束才能真正起到效果,否则男女双方容易谈不拢,总觉得两村习俗不一样。”大安办事处负责人耿肖锋说。

■文/河北青年报记者刘冉

■摄/河北青年报记者王勇博

■编辑/刘洁

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
(编辑:陈颖)
关键字: 赵县 彩礼 河北 妇女
分享到:

热门文章

趣闻博览

赏色盛宴

排行榜

  • 热文
  • 本周热文
  • 热图
  • 热评
  • 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