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T与Jordan联名跌破原价 联名为何不奏效了

来源:北京商报  2022-09-20 08:40

潮流鼻祖陈冠希的个人品牌CLOT再次与Jordan联名,然而,9月19日,CLOT×Air Jordan Delta 2相关产品全面发售一周后不仅仍库存充足,甚至还跌破了原价,相比于此前“一鞋难求”的丝绸联名系列,此次联名的效果早已不可同日而语。

业内人士指出,“联名是一把双刃剑,销量不佳对于Jordan这类大品牌来说虽然也有损失,但损失不大。然而对于CLOT这类小众品牌来说,投入大量的研发和推广费用但却并未收获良好反馈,产生的负面影响会更大”。

跌破原价

全面发售一周后,CLOT×Jordan的新一次限量联名跌破了原价。9月19日,北京商报记者发现,CLOT×Air Jordan Delta 2“Flint”在得物中部分鞋码售价仅为1129元,已经低于了原价1199元,而在海外球鞋交易平台StockX上的最低报价仅有111美元,合人民币不到800元。且据StockX的价格记录显示,自上述鞋款发售之后,二手市场价格趋势呈波动式下滑。

图片来源:StockX App截图

即便二级市场价格已低于原价,Delta系列仍旧卖不动。在CLOT的官方发售渠道、潮牌买手店Juice的微信官方小程序上,上述鞋款从4码到11码均有货。在得物App中,CLOT x Air Jordan Delta 2“Flint”球鞋销量仅有60 双,而同系列的上衣和裤装目前仍无销售记录。

据官方信息显示,此次联名依旧主打中国风,在设计中融入了玉佩等中国传统元素。然而上一双同样强调中国玉元素的CLOT×AJ5以及同系列服装仍旧在Juice小程序中摆卖,卫衣和长裤甚至打了7折,且大部分尺码均有库存,但这距离发售日已有4个月之久。Juice小程序的客服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上述两次联名系列产品均属于限量发售,但对于具体货量并未透露。

对于最新联名Delta系列的库存情况,北京商报记者分别联系了CLOT和Juice的品牌方,但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应。

图片来源:得物App截图

相比于此次并未激起水花的联名,此前CLOT与耐克的联手却备受瞩目。以2018年发售的Nike Air Force 1 ×CLOT白丝绸为例,发售当日就被抢购一空,直至目前,该款鞋女码的二级市场售价仍旧过万,但其发售价仅有1499元。在得物App中,CLOT与Jordan联名的“黑丝绸”有3.8万+销量,Air Jordan 1白丝绸销量则高达8.8万+。

回归理性

潮牌领域中的联名,曾一度是众星捧月的存在。例如,一双发售价1499元的offwhite联名AJ1,二级市场价格曾高达3万元左右;发售价不过千元的Supreme联名Nike SB Dunk Low的白金绿配色,38.5码价格也曾高达25000元。

“目前球鞋市场与前两年相比已经比较冷静了,不论是圈内人士还是社会舆论都更倾向于‘鞋穿不炒’的理念”,有着十年潮牌交易经验的李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。

在各大媒体、中消协等多次点名“炒鞋”事件后,二级市场的高溢价现象已经逐渐“退烧”。不止CLOT,即便是头部品牌的联名,如今也很难取得“一鞋难求”的反响。今年7月发售的Gucci与阿迪达斯联名的球鞋,原价6900元,目前二级市场的售价则与原价基本持平;2022夏季发售的LV与耐克联名的Air Force 1,原价21300元,目前二级市场价格在3万多元,虽然有一定的溢价,但狂翻数倍的现象早已不再。

“除了潮牌的整体市场趋于冷静外,联名品牌方的影响力也是决定产品销量的重要因素。但CLOT品牌影响力正在减弱,而且这次选择联名的Delta 是Jordan比较冷门的款式,受众也小,所以销量不尽如人意是必然的。”李先生表示。

线下门店作为限量产品发售的重要窗口,在发售的节点往往会吸引不少消费者前来排队。但Juice位于北京三里屯的门店已于今年7月撤店。据官网显示,截至目前,Juice在中国大陆地区仅剩3家门店,分别位于上海巨鹿路、成都IFS以及广州太古汇。

此外,在CLOT此次联名的相关文章的评论中,80%以上的消费者对于产品的设计表示并不欣赏。“Delta的鞋型从审美角度看并不讨喜,别说是陈冠希,大部分人来设计都很难出彩,所以出现滞销是可以预见的”,潮牌设计师小白直言。

竞争加剧

市场回归理性之后,联名产品的真实影响力也开始浮出水面。时尚领域专家张培英认为,“联名本身是一种可以互相借势的推广营销手段,但现在品牌进行联名已司空见惯,这就对联名产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”。

他进一步指出,“当下消费者更看重产品的功能和实用性,也对联名的叠加效应和创意有更多的要求,如果没有足够吸引消费者的卖点,很容易反响平平。联名是一把双刃剑,销量不佳对于耐克这类大品牌来说虽然也会有损失,但损失不大。然而对于CLOT这类小众品牌来说,投入大量的研发和推广费用但却并未收获良好反馈,产生的负面影响会更大”。

此外,随着潮流领域各大品牌的进入,即便有潮流鼻祖陈冠希的加持,CLOT面临的竞争也难以忽略。在中国市场,国潮品牌们早已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。据《2022年中国新消费品牌发展趋势报告》显示,“国潮”相关内容搜索热度十年上涨528%;“国货数码”“国潮服饰”“国货美妆”成为2021年“国潮”热相关内容热搜话题前三。

同时,海外潮牌也在加速进入中国市场的步伐。今年7月22日,英国潮牌A-COLD-WALL*大中华区首家店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开业;今年8月,英国潮牌Palace入驻京东新百货,开启中国首家线上旗舰店;今年2月16日,日本潮牌 AMBUSH也在上海前滩太古里开出中国首店。

“不论是国潮的崛起还是海外潮牌的进入,都让中国潮流市场的竞争不断加剧。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之下,CLOT还应做好品牌矩阵建设,并在产品运营方面投入更多心力。但更重要的是要回归产品本身,在设计和质量上继续提升,才可能在竞争加剧的中国市场上实现翻盘。”张培英认为。

编辑:孟令津

相关新闻

要闻

+更多

专栏

+更多
书林拾萃
开会真的是在浪费工作时间吗?

有些会是务实的,有些会是务虚的,领导开会中要做好哪几项,才能让上司满意,让员工佩服呢?

东西七日谈
硬脫欧危机难坏居英欧盟移民

英国脫欧僵局这场大戏如何收场?除了脫欧派,留欧派,还有三百万在英国生活的欧盟成员国的移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