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观 | LVMH掌门人靠“买买买”短暂问鼎世界首富,被称“穿开司米羊绒衫的狼”

来源:财经网  作者:孟令津 2021-05-26 15:31
分享到:

孟令津/文

相较于亚马逊创始人杰夫·贝佐斯(Jeff Bezos)的创业背景,LVMH首席执行官贝尔纳·阿尔诺(Bernard Arnault)成为世界首富,靠得却是“买买买”的能力。

据福布斯消息,阿尔诺于5月24日短暂成为世界首富,当时其个人净资产为1864亿美元,超越排名第二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的1860亿美元。

然而,就在美国东部时间5月24日下午1:30,贝佐斯又以1884亿美元的财富回归世界首富宝座。虽然阿尔诺的世界首富地位仅保持了几个小时就再被反超,但其在企业经营层面也确有些颇为独特的手段。

1949年,阿尔诺出生在一个建筑家庭并子承父业,而一个建筑师却在奢侈品圈推倒又规整了一个又一个品牌,这背后是阿尔诺长达30多年的收购围猎。

80年代的迪奥香水闻名于世,阿尔诺也将目光瞄准了奢侈品行业,巧合的是1984年迪奥母公司Boussac集团破产,阿尔诺出资1500万美元加上拉扎德投资银行借予他的8000万美元,一步步将迪奥母公司收入囊中。

在第一场收购大获成功后,阿尔诺对于奢侈品行业的野心愈发强大。1987年,酩悦轩尼诗和LV联合组成LVMH,双方刚合并不久便因股灾陷入动荡。而这些老牌家族之间的股权利益斗争给了阿尔诺可乘之机,他假意帮助LV与酩悦轩尼诗争夺股权,并最终将后者踢出局。就在LV正欢喜之时,阿尔诺却利用LVMH股价的颓势,拿下该集团37.5%的股份,成为LVMH的实际掌门人。这桩收购案至今仍是时尚行业最著名的案例之一。

在此之后,阿尔诺便开始了他做建筑般的风格,从多个分化的维度和方向推进,凡是和奢侈品有关的东西他都要拿下,Kenzo、赛琳(Celine)、罗意威(LOEWE)等知名服饰品牌,以及零售业丝芙兰、DFS免税店统统被其收入麾下。97年金融危机后阿尔诺又重演几年前的模式,低价进场拿下LVMH没有过多涉足的珠宝和钟表领域,例如泰格豪雅(TAG Heuer)及尚美巴黎(CHAUMET)。而该集团最近一次扩张,是于今年一月以15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珠宝商蒂芙尼,此次收购为这个时尚帝国又增添一员大将。

执掌众多品牌的阿尔诺,设计了所谓的“重建模式”,他为每个品牌做出全新架构,全新管理模式,而在时尚行业的成功并未令阿尔诺满足,他开始投资互联网公司,给网飞Netflix注资,还成为家乐福股东。

虽然阿尔诺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成功收购,却在与开云争夺Gucci中却惨遭落败,LVMH与开云集团也成为头号竞争对手。作为LV的劲敌,Gucci在Alessandro Michele担任创意总监后一直被外界看好,可自2018年起该品牌疯狂增长的态势却有所减慢,更于去年迎来2015年后首次下跌,该品牌销售下滑23%至74.4亿欧元,而Gucci也成为开云集团去年第四季度唯一出现业绩下滑的品牌。反观LV则录得双位增长,且在与迪奥强劲业绩的带领下,LVMH时装皮具部门销售提升了18%。

尽管LVMH在阿尔诺的带领下日益稳固且强大,但一直以来外界对阿尔诺的争议不断,业内称其为“穿开司米羊绒衫的狼”并不是空穴来风。早在阿尔诺接管LV后,就将军心不稳的高管悉数开除。此后在与Celine Vipiana夫妇签订购买赛琳合同时,曾承诺二者可以继续留下工作,但外界却迎来Celine Vipiana夫妇离开的消息。

如今,尽管阿尔诺的子女都在LVMH旗下品牌任职,其长女德尔菲娜·阿尔诺现任LV执行副总裁;长子安东尼·阿尔诺现任男装品牌Berluti首席执行官;次子亚历山大·阿尔诺担任蒂芙尼产品传播执行副总裁;三儿子弗雷德里克·阿尔诺出任泰格豪雅战略与数字总监,但据说阿尔诺为防止子女在其离世后出售LVMH股份而设立了私人基金会,且未来的职位分配将取决于子女们各自能力和意愿,并没有顺位继承人。

LVMH俨然已成为全球三大奢侈品帝国(开云集团、历峰集团)的佼佼者,阿尔诺在服装品牌游刃有余的收购中,也成功让部分传统老品牌重获新生。而蒂芙尼的加入或成为LVMH与历峰集团抗衡的筹码,因珠宝和腕表类品牌在 LVMH内部仅占8.5%,却是该集团近年来销量增长最大的品类之一,此次收购Tiffany不仅帮助LVMH扩大在珠宝市场的占比,也因“奢侈品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收购案”使其再次成功吸睛。

编辑:孟令津
分享到:

相关新闻

要闻

+更多

专栏

+更多
书林拾萃
开会真的是在浪费工作时间吗?

有些会是务实的,有些会是务虚的,领导开会中要做好哪几项,才能让上司满意,让员工佩服呢?

东西七日谈
硬脫欧危机难坏居英欧盟移民

英国脫欧僵局这场大戏如何收场?除了脫欧派,留欧派,还有三百万在英国生活的欧盟成员国的移民